首页

零点看书

书架
第597章 易中海的杀手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后,不等傻柱开口说什么,秦淮茹迅速收起洗好的衣服,然后端着水盆,扭动腰跨,匆匆往自己家里走去。

傻柱看到秦淮茹那动人的腰肢,完全没有往日那种惬意的心情,脑子里全都是疑惑,不明白秦淮茹怎么会拒绝他给的好东西。

这要是以前,即便是他不想给,秦淮茹也会想办法把东西给拿过去。

一般在这个时候,就是他最期待的互动环节,不说别的,只要秦淮茹能够搂一下他的手臂,都能让他偷着乐大半天。

结果,现在没了!

没了!

怎么就没了呢?

傻柱使劲抓了抓头皮,心里感到很是郁闷和不解。

早知道会是这样,他干吗费那么大劲偷拿食材,现在不仅甜头没尝到,还被林铁牛抓住了把柄,真是亏大发了。

这时,贾张氏也跟阎埠贵商量好了一些摆酒的注意事项,就等着阎埠贵回去把具体的预算给定出来,就可以给街坊邻居和亲朋好友发请柬了。

而且,因为贾张氏担心夜长梦多,所以直接把摆酒的日期定在了后天,要不是因为赶得太紧,她甚至都想要定在明天了。

易中海看到贾张氏问都没问他就把事情给定下来,心里不断涌现出一股股戾气,要不是因为他暂时还需要利用贾张氏度过眼前的危机,恐怕他早都压抑不住想要整死贾张氏了。

不过,虽然他不能整死贾张氏,但是这也不代表他什么办法都没有。

正当贾张氏一脸满意地送走阎埠贵时,易中海急忙挤出了一丝笑脸,上前说道:“媳妇,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家把炉火烧起来吧!不然晚上可就没办法睡觉了。”

“嗯!”

贾张氏闻言心里微微一热,眼睛不自觉地往易中海的大腿瞥了一眼,然后有些矜持地点了点头答应一声。

易中海见状,急忙上前抓住贾张氏的手,拉着她回到了自己家里。

随后,他趁着贾张氏一脸贪婪地看着屋里的摆设时,不动声色地笑着说道:“媳妇,你先在屋里歇会,我去跟傻柱借个煤球生火!”

“行,你去吧!”

贾张氏闻言不疑有他,当即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说道,心里只顾着惦记这屋里的家当。

易中海在心里冷笑一声,然后匆匆打开门走了出去。

接着,他并没有去傻柱家里借煤球,而是直接拔腿跑去了后院,闷头冲进了聋老太太家里。

没过多久,他就背着聋老太太回到了自己家门口。

“娘,这事靠您了!”

易中海有些小心翼翼地把聋老太太放下来,然后压低声音说道。

“放心吧!有我在,这小丫头片子翻不起什么风浪!”

聋老太太点了点头,满脸不屑地说道。

自古以来,新过门的媳妇都要给婆婆站规矩,虽然现在已经是新社会,这条规矩已经废除了,可是别忘了,还有一条孝道的规矩大过天。

只要易中海喊她一声娘,那贾张氏就必须对她恭恭敬敬的,否则,就算她把贾张氏给打个半死,其他人也不敢有半点意见。

而这,就是易中海的杀手锏。

不然,真以为他什么准备都没有,任由贾张氏拿捏不成?

很快,易中海和聋老太太对视一眼之后,马上就上前推开了房门。

贾张氏听到动静回过头来,看到易中海空着手回来,顿时就想发飙。

“你怎么搞的?不是说去跟傻柱借煤球吗?煤球呢?”

一边骂着,贾张氏一边板着脸地朝易中海走了过去,想要给易中海一点颜色瞧瞧。

这驯夫之道,就是得要让自家男人知道疼才行,如此久而久之,就能在自家男人心里留下阴影和恐惧,直到她一个眼神就不敢动弹,那就算是训成了。

可是,还没等她走到易中海面前实施暴行,突然就有一根拐杖从易中海身后伸了出来,然后一棍子敲在了她的手上。

“啊!”

贾张氏条件反射般痛呼一声,然后急忙定眼往易中海身后看去。

这一看,顿时就让她的眉头紧紧皱起,心里也感到一阵不安。

这老不死的怎么来了?

难不成是易中海把她请来的?

“哼!”

聋老太太冷哼一声,沉着脸看了贾张氏一眼,然后微微扬起下巴,缓缓开口说道:“儿子,扶我过去坐下!”

“哎!”

易中海闻言急忙点头答应一声,然后微微弯着腰,满脸恭敬地扶着聋老太太往客厅上座走去。

贾张氏本来还想要撒一下泼,可是听到聋老太太对易中海的爱称,她瞬间就瞪大眼睛,心里也勐地咯噔了下。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她身为婆婆,可是太了解婆婆这个身份对于媳妇来说意味着什么了,这意味着媳妇的所有行为,都会受到婆婆的拿捏。

当初,她也正是凭借婆婆的身份,才能把秦淮茹给拿捏住的。

这要是让聋老太太成了她的婆婆,那她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

想到这里,她急忙走上前去,拉住易中海的手臂,黑着脸开口质问道:“易中海,你这是什么意思?”

下一刻,易中海还没有开口,聋老太太就直接扬起拐杖,朝贾张氏的手臂抽去,然后怒声骂道:“你个小丫头片子,真是反了天了你,谁让你这么跟你男人说话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啊!”

贾张氏痛呼一声,急忙松开了易中海的手臂,然后躲到一边,用愤恨的眼神盯着聋老太太。

同时,她也彻底明白了易中海的算计,原本还有些喜悦的心情,也一下子变得荡然无存。

随后,替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忌惮和后悔。

她早就应该想到的,以易中海和聋老太太的关系,又怎么可能会任由她横行霸道。

都怪她的眼睛被易中海殷实的家底给迷住了,要是早知道易中海会这么做,那她说什么也不会那么轻易答应嫁给易中海,至少也要让易中海先给她写一份保证书才行。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看着聋老太太不屑的眼神,还有易中海翻脸无情的样子,贾张氏的心不断往下沉着,甚至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此刻,聋老太太所代表的婆婆身份,就好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直接压在了她的头上,让她没有一点儿办法。

除非...

除非她愿意跟易中海离婚,否则,她就必须得面对聋老太太这个婆婆。

可是,要想让她放弃易中海这个大血牛,简直就比杀了她还难受,所以,没到走投无路,她是不可能会跟易中海离婚的。

怎么办?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贾张氏有些疯狂地在脑海里想着办法,想来想去,都没能想到有什么比较好的办法。

正当她把心一横,想要先暂时跑开躲躲风头的时候,聋老太太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使劲一戳拐杖,沉声喝道:“你愣着干吗?还不赶紧过来给我磕头?”

贾张氏脚步一顿,黑着脸看向聋老太太,有些愤恨地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可没认你,凭什么要给你磕头?”

到了这会,她也算是豁出去了,反正不管怎么样,都休想让她认聋老太太这个娘。

“呵!行啊!你要是不给我磕头,那我就去街道办说你不孝,看你到时候还能不能这么硬气!”

聋老太太嗤笑一声,然后一脸老神在在地威胁道。

她活了这么大年纪,什么泼妇,什么诨人没有见过,就贾张氏这样的小丫头片子,她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不管贾张氏如何做,只要她往街道办门口这么一躺,自然会有人去帮忙收拾贾张氏。

到了最后,还是得要乖乖到她跟前来磕头认错。

“我...”

贾张氏闻言心里一凛,顿时不敢再造次。

作为一名资深寡妇,她太知道名声的重要性了,要是她头上被安上了不孝的名声,那么就算她被易中海给扫地出门,也不会有人会同情她的。

到时候,她不但要被街道办的人抓去教育,还得落得个人财两空的下场。

这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

“怎么样?这头你是磕?还是不磕?”

聋老太太眉头一挑,有些得意地说道。

贾张氏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有心想要转身走人,却又始终挪动不了脚步。

说到底,她还是舍不得易中海的家底。

更何况,她心里隐隐还有个期盼,那就是希望聋老太太能早点归西,到时候她也就能熬出头了。

易中海在一旁看到贾张氏那副憋屈的模样,心里顿时感到一阵解气。

之前不是挺嚣张跋扈的吗?

这会怎么不敢了?

哼!

现在才刚刚开始呢!以后还有得你好受的。

“行,你喜欢站,那你就在那站着吧!我看你能站到什么时候?你要是敢挪动半步,我就敢去街道办告你!”

聋老太太看到贾张氏不吭声,眼睛微微一眯,点了点头说道。

说完,她扭头看向易中海,一脸和蔼地笑着说道:“乖儿子,我肚子饿了,你去把翠花叫过来做饭,我喜欢吃她做的饭菜。”

“得嘞!我这就去!”

易中海点了点头答应一声,然后就想转身出去。

贾张氏听到聋老太太这番话,心里一急,再也忍不住了,连忙跑上前伸手拦住了易中海。

“不行,你不能去!”

话音刚落,不等易中海有所反应,聋老太太就勐地举起拐杖朝贾张氏身上打去。

“啊!”

贾张氏痛呼一声,然后红着眼看向聋老太太,有些疯狂地喊道:“你个老不死的,我跟你拼了!”

喊着,她就想冲上前去跟聋老太太动手。

可是,还没等她迈开脚步,耳边就传来“啪”的一声,让她瞬间感到有些晕头转向,然后勐地摔倒在地上。

下一刻,易中海收回辣手摧花的右手,瞪着眼睛,用凌厉的眼神看着倒地的贾张氏,怒声开口训斥道:“你疯了吗?居然敢跟我干娘动手?”

“我警告你,以后你要是敢动我干娘一根头发,看我不打死你!”

贾张氏半躺在地上,伸手捂着火辣辣的左脸,有些愣愣地看着易中海,好像被刚才那一巴掌给打蒙了。

随后,她渐渐回过神来,看着易中海那一副想要吃人的模样,心里突然勐地一颤,然后条件反射般,直接在地上撒起泼来。

“哎呀!我不活了啊!你个没良心的,有本事你就打死我算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啊!”

她知道,这会一定不能轻易妥协,不然的话,以后她可就彻底没了翻盘的希望了。

而且,她也相信易中海没那个胆子敢打死她,大不了她就先忍痛挨顿揍,到时候也能有理由让院里的人来评评理。

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她就不信易中海和聋老太太还能一手遮天。

据他所知,刘海中可是一直都不服易中海的。

只要有人愿意帮她撑腰,那她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易中海和聋老太太看到贾张氏这个表现,纷纷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虽然他们能够用孝道去压贾张氏,可要是贾张氏宁死都不从,他们不可能真的把贾张氏给打死了,甚至还不能再继续动手打贾张氏。

毕竟,贾张氏又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即便他们说贾张氏想要跟聋老太太动手,也没有什么证据。

随着贾张氏的哭喊声越来越大,易中海和聋老太太对视了一眼,然后沉着脸走到贾张氏的跟前,厉声喝道:“行了,你不要再喊了,难道你想把院里的人都招来看笑话吗?”

“你要是继续这样胡闹,我明天早上就去轧钢厂保卫处,把你那个宝贝孙子棒梗,偷厂里配件出去卖的事情说出来!”

“你敢!”

贾张氏原本还打算着要死扛到底,可是听到易中海后面那句话,心里顿时有些慌了,急忙怒声喝道。

这要是让易中海把棒梗偷配件的事情捅出去,那她以后可就真的没指望了,而且也没法跟老贾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哼!你看我敢不敢?不信你就继续这样胡闹!”

易中海冷哼一声,态度强硬地说道。

“行,算你狠!”

贾张氏盯着易中海看了一会,最终还是不敢跟易中海撕破脸。

很快,她便乖乖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阴沉着脸站在那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绝世人妖养成系统 明天下 武炼巅峰 修罗武神 万古神帝 医神之无敌纵横 帝霸 升迁之路 人途 韩三千苏迎夏
相关推荐:
全民领主:我的兵种变异了漫威里的外挂玩家重生六零年代,从中医开始四合院:随身一个游戏系统四合院:别惹我,我只想种地四合院:从晋升工程师开始直视古神一整年悍腰全场自由人仙府长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