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点看书

书架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两面包夹之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张宁看着黑压压围上来的张鲁军,再看看身后谷道,伤兵已经撤离。

历经一战,战死者过百,伤者数百,余下兵马,仅剩一千五百余骑。

再观敌军,这乌泱泱的人头,蔽空的旌旗,敌军数量,十倍不止。

“杨奉,我看这牵制,是完不成了。”张宁道。

杨奉眼露凶光,盯着敌阵,回道:“将军,依我之见,还是退回谷中吧,不过敌军以如此阵容来攻,说明其他地方的守军,不多了,说不定此时将军们已经拿下西城了。”

“但愿如此,且先看看吧,我等皆是骑兵,他们进攻,我等再走,也来得及。”张宁说着,打算在场看戏。

能拖一时就一时,能止一刻是一刻,拖延和牵制,才是渤海王命他来此地的目的。

张卫目视狼藉的战场,骑马越过,再看前方的一支骑兵,似乎并没有逃跑的意思,不免得困惑问副将。

“为何他们不逃走?难道觉得他们还有一战之力?”

副将回道:“禀将军,我看多半是在拖延时间!”

副将一点,张卫不由得清醒。

“确实像行拖延之计,你,带三千人,将之驱赶走!”

“得令!”

说着,副将当即点了兵马,出阵而来,直接逆坡而上。

张宁和杨奉居高临下,看得一清二楚。

“将军,我们好似被人小视了,他不会以为凭这两三千人,便能赶走我们吧。”杨奉不平道,显然被人小觑了,十分不爽。

“这不过是诱敌之计罢了,战场狼藉,还在他脚下,杨昂的头颅,也在他脚下,就算他不知我军战力,难道还不知杨昂战力吗?他派出这些人,不过是引诱我们攻击,待双方缠斗在一起,无法脱身,他便会大军压上,甚至抢夺谷道退路。”

张宁将敌将的意图剖析了一番,杨奉恍然大悟。

“那我们撤走?”

张宁笑笑,回:“先撤,再打。”

杨奉看着张宁,脑袋冒出一个问号。

“诱敌深入,于谷道内歼之!”张宁解答道。

杨奉这回懂了,现在逃,引诱敌军入谷,等双方进入狭窄的山道,对方人数优势便难以施展,而后援更是无计可施。

看着敌军渐渐逼近,张宁当即下令后撤,张卫军副将见状,山道狭窄,他们未必能全部走脱,此时正是攻击的好时候,当即冲锋。

张卫见状,顿觉不安,当即再派一员偏将,领兵上前接应。

白波军速度奇快,很快都窜入谷道之内,副将眼见即将到手的战功要熘走了,当即一恼,大手一挥,喊道:“给我追!”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

高顺与徐晃自探到了子午谷的敌军之后,便快速引兵前去支持,而李傕则坐镇西城,以防张鲁军随时赶到,夺回西城。

眼看着远方的大山渐渐逼近,这地势也难走起来,但即便如此,西城通往子午谷道,还是有一条小路,也就是并非由官家征发劳役修建而的。

“孝父,看这山势,中分而开,似乎子午谷就在其中。”徐晃骑在马上,指着山道。

高顺辨了辨,便召来堪舆官,问:“还有多少路?”

“已不足十里。”

高顺与徐荣对视一眼,两人十分默契的对着点点头。

“疾驰前进!”徐晃率先下令。

一众骑兵陡然加速,冲向大山,高顺也下令,加快赶路。

“孝父,依你之见,这子午谷之中,主公会派谁前来?”徐晃与高顺并驾齐驱,叫嚷着问道。

“距离长安最近的,应该是马腾将军吧,不过听说马腾将军攻占了陈仓,他应该从斜谷道进兵才对。”高顺回。

“反正依我看,不会是那京兆尹司马老家伙,我倒想起另一人,有可能!”

“哦?谁?”

“河东太守,太平将军张宁。”徐晃道明答桉,毕竟张宁,是他的前任将军。

“你说白波军呐,若算距离,主公麾下,似乎真就她离得最近了,诶?公明,我记得你以前就是白波军!”高顺道。

“不错,我在杨奉将军麾下做事。”徐晃聊起往事,不由得想起以前数次征战的记忆,最后,是张宁将军提拔了自己,并且派到了主公处,从此为主公披肝沥胆。

“那这一回,你岂不是可以见到老朋友了!”高顺说着回道。

“新朋友,老朋友都到了!”徐晃笑道。

老朋友指白波军,而新朋友,自然就是张鲁军。

两人一路疾驰,很快,很快,很快,便亲眼目睹了敌军踪迹。

再行一会,双方距离进一步拉近,张鲁君旗帜几乎遍布山林。

“孝父,看,他们似乎围着道口,莫不是已经撤了?”

高顺正在观察前方景观,回道:“撤与不撤,已然无碍,我军到达这里,轻易得了关城西城,接下来,便是歼灭汉中叛军,碰上了,自然避不开,公明,敌军势大,我已有一计!”

“哦?何计?”看起来,敌军势力,还是很大的。

“你看那!”高顺一指,在谷道西南方向,有一小山。

“战事在即,少卖关子!”徐晃埋怨道。

“骑兵上坡,于我军不利,不如你去那山上埋伏,我来将敌军引自山下,铁浮屠借山势冲下,会是何种状态?”

徐晃不用想也知道,那画面太美!

“有些道理,不过,你可说好,若是陷阵营敌得过,也得将他们引过来,不得独吞!”徐晃还提防了一手。

高顺无奈一笑,这徐公明,竟信不过自己,以自己脾性,岂会拿战事儿戏。

“一言为定!”高顺道。

双方打定主意,徐晃当即改变方向,引兵朝山上而去,而高顺则壮大声势,直奔张鲁军而去。

“报——”

“将军,后方发现不明兵马!”

张卫一听,顿露惊诧,怎么可能?后方哪来的兵马?是谁的兵马?

张卫三问,可惜无人能答,但心中不好的预感,却渐渐坐实:西城危危危!

这怎么可能!斜谷道的敌军还未进兵,子午谷的轻骑刚杀出谷,而更远的西城,竟然失守了?

“可见旗帜?”

“高!”哨探回。

“高?这姓高的将领,会是谁?”张卫自问,脑中开始搜索答桉。

能被派来进攻汉中,自然不可能是无名之辈,姓高的,难道是袁绍外甥高干?

袁绍不是败了吗?难道他兵败之后,想进军汉中?

张卫越想越不可思议,思来想去,还是不得答桉,便命令道:“庞司马!你率本部骑兵,前去试探一番,若是不敌,可引其来此!”

庞司马是一个高大的壮汉,骑着一匹十分高大的北方马,领命之后,率领一队人马,离阵而去。

不多时,前进中的高顺,便见有兵马迎面而来。

“莫要犹豫,直接冲杀!”高顺几乎没有动员,不轻不重的道出军令。

陷阵营将士默默上前,默默将速度提起来,虽然他们不是专业的骑兵,但是骑术还是掌握的很扎实的,特别配备了鞍镫之后,更是大大提升马上作战能力。

庞司马高头大马领先,手持一柄大斧,等看清敌军时,心头顿时闪过无数念头。

惊诧,震撼,羡慕,垂涎。

这是什么兵马,装备竟然如此齐整!恐怕连刘焉麾下最精锐的一支,也比之不上。

他本能的觉得这样一支兵马,战斗力绝不会差,当即一咬牙,喊道:“撤!回撤!”

庞司马勒转马头,向后逃去。

高顺看得一脸懵逼,还没打呢,光一个亮相就下破了敌军的胆?

“多久主公赐的这一身威勐的好甲胃!”高顺叹道。

旁司马回到阵中,径直对张卫道:“将军,敌军装备精良,我部不敌!”

张卫看了眼庞司马,其伸手未有打斗痕迹,不过一身大汗,倒是真的。

“我看敌军也没多少人,不如直接大军压上,定然可胜!”庞司马建议道。

张卫横了他一眼,大军压上,当然可以,只不过这小小兵马,至于吗?

张卫还是觉得西城要紧。

“庞司马,你即刻率本部兵马,绕过敌军,前去西城看看,是否失了,若是西城陷落,速速归来,若是没有,你便驻守其中!”

“喏!”

庞司马领兵离去。

张卫亲自来到阵前,查看正在上行的高顺军,又回头看了眼子午谷道,见其没有任何动静,两支兵马追进去,悄无音讯,张卫当即点了四部兵马,近两千人,进攻高顺。

于是,居高临下的一方,第二次冲高顺陷阵营发起了冲击。

高顺目视前上,这支兵马,和刚才那支不一样,这回,是真正的战斗。

高顺当即下令,“众士杀敌,勿作保留,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陷阵营将士齐声回应,虽坡度对进攻一方有更大的难度,但陷阵营就是迎难而上。

两军相击,首当其冲的骑兵顿时因为巨大的惯性飞出,张卫军一方的飞出,多是栽倒在地,而陷阵营,似乎就是训练过这门技术一般,一手环首剑,一手圆盾,栽倒在地时,接势一滚,加上草甸防护,大部分摔出之人,并未重伤。

而是就地一滚,落入敌阵之中,好在前军冲撞之后,后军的速度也降下来了,不然便会撞上自己人。

而慢速的骑兵,正是给了陷阵营将士机会。

他们可坐马军,但最擅长的,乃是步战,即便面对的是骑兵,他们也能通过翻滚躲避,下蹲等各类训练有素的姿态,保护自己,再以盾防护敌军的长兵攻击,再以刀剑进攻骑兵下盘,就是战马的脚,这是骑兵最大的弱点。

双方很快鏖战在一起,高顺亲入敌阵,手持镔铁点钢枪,面对三四名张鲁骑兵,丝毫不慌。

他先一枪送出,速度之快,令敌军避无可避,直接捅穿其胸甲,而后收枪一击,将马上的死者打飞出去,巨大的冲击使之如一沙包般飞出,砸得数人人仰马翻。

另外的张鲁军对此视而不见,坚定的朝着高顺持矛袭来。

高顺收回一招,反手枪尾扫出,将长矛攻势卸去,不等张鲁军再攻,高顺枪尾一击锤在其脑门之上,一根铁棒结结实实的打上,使得那张鲁军顿时脑袋开瓢,红白四溅。

高顺刮了一眼前方,再看敌军之后,又是黑压压的兵马正在冲过来。

高顺轻蔑一笑,心道敌军依然上当。

又是这等小把戏,先派出小军马缠斗拖住,再派大军强势进攻,实现短时间的以多打少,以达碾压之势。

高顺心知时机依然成熟,便下令道:“撤!”

一声令下,陷阵营十分默契的朝着西南那座小山撤去,军令早已知悉,就等高顺一声令下。

原先坠马的陷阵将士,也夺过一匹匹无主之马,追随撤退之兵而去。

“哈哈,缩头乌龟!”一名军司马骂道,同时大手一挥,“追!”

张卫军十分亢奋,以为打了胜仗一般,呼啦啦的吼叫着,就追了上去。

很快,高顺军逃到了约定的位置,他向山坡上望了一眼,徐晃骑兵隐约可见,显然已经准备就绪。

高顺嘴角翻起一丝孤独,再看一眼后方追兵,下令道:“上坡,绕过。”

陷阵营令行禁止,执行军令如出一辙,连逃跑的方向丝毫不变,然而形式上,却显得较为狼狈,什么旗帜,盔胃纷纷落地,像极了落荒而逃的样子。

见敌军绕上了小山,张卫军众将众司马,还以为是为了摆脱他们,当即下令快速追击,今日务必要斩得首功。

较子午谷道中的追兵而言,他们要抢占先机。

就在张卫军纷纷上道时,他们似乎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骑马的隆隆声?自己骑好像没这气势啊。

“快看!”直到有一人指出。

众人当即往上一看,果然,建友大批骑兵正向下杀来,那气势,宛如勐虎下山。

众将当即大惊,大叫道:“我等中计矣!速退!”

然而不等他们掉好头,徐晃的铁浮屠,已经冲杀进张卫军阵之中。

大马,重甲,宛如倾泻的山石,撞入脆弱的人群,铁浮屠几乎无需攻击,借着山势,速度仅是较平地上快了一点点,然而即便如此,被重骑冲撞的下场,无一不是人仰马翻,而倒地的下场,无疑就是化作这山间草木的肥料。

高顺见伏击已成,再度下令:“陷阵营,杀回!”

陷阵将士再度调转马头,同时口中呼喊着高音。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

(求月票,推荐票支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医神之无敌纵横 人途 升迁之路 逆天邪神 圣墟 贴身兵皇 韩三千苏迎夏 武炼巅峰 帝霸 绝世人妖养成系统
相关推荐:
重生1979去种田学霸从数学建模开始从数学满分开启科技时代被天后抢婚怎么办?从武馆学徒到大乾武圣三国新势力:辽东我称王全球穿越:我有独特的天赋理解彼岸之主黑暗觉醒时代我彼得三世,鹅国六边形皇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