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点看书

书架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么说,你铁心要跟叶凡作对了?”

秦昊炎怒极而笑:“好,既然你找死,我就不拦你了。”

秦昊南哼出一声:“你阻碍我追求若雪姐,就是我的敌人。”

“等我拿下若雪姐,我不仅要报仇,还会把你赶出秦家,让你流落街头。”

他一字一句威胁着弟弟,显示出秦家子侄的血性。

“秦昊南,你还是人吗?”

秦昊炎愤怒无比:“我妈是怎么对你的?”

“我爸当初对我有多好?”

“每次你闯祸,哪怕捅破天,我爸都会替你摆平。”

“我受伤,更是他亲力亲为照顾我。”

“你不思回报也就罢了,竟然还恩将仇报?”

“你良心被狗吃了?”

“我告诉你,你敢碰若雪姐一根毫毛,我跟你誓不两立。”

秦昊炎义愤填膺指责着秦昊南。

“啪!”

秦昊南反手就是一巴掌。

清脆响亮。

“秦昊炎,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秦昊南脸上划过一抹阴霾:“你就是个废物!除了打架斗殴和吃喝玩乐,你什么都不行。”

“你有本事去跟赵夫人叫板?”

他鄙夷扫视秦昊炎一眼:“你有本事去招惹李秋玲?”

“还有,你觉得唐若雪是因为你跟我争吵而分手吗?”

“不是,她根本不认识你!”

他喷出一口热气:“她只是单纯讨厌你这个废物哥哥!”

“如非她跟唐石耳闹翻,唐石耳又要她嫁给你,我早就睡了这位冰山美人。”

“她可是千江制药董事长唯一孙女!”

他提醒着弟弟:“只是现在,她是我的,你不许惦记,也不配惦记。”

“王八蛋,你这个禽兽!”

秦昊炎勃然大怒,抬手又是一耳光,直接抽晕秦昊南:“你给我躺着吧。”

“小子,你真牛叉,动我的人。”

就在这时,一辆红色宝马呼啸驶入了进来,随后停在秦昊炎面前。

车窗落下,探出一张英俊却透射阴冷的脸。

叶凡,来了……

第七百五十四章这个家伙交给我吧

叶凡?

看到这个人,秦昊炎眼睛微微眯起。

虽然几个月没见了,但叶凡相貌发生了巨大改变,他依稀能辨认出是昔日同伴。

不过他并没有太多情绪波澜。

在龙都,叶凡是一条丧家犬,他则是高贵公子,彼此身份悬殊,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是叶凡?”

“我叫秦昊南,我爸是秦世杰,我爷爷是秦九天。”

秦昊南先是一怔,随后伸手一握叶凡的右手,笑容灿烂自我介绍:

“久仰,幸会,幸会。”

“没想到你还是若雪姐的男朋友,真是失敬。”

“不过没关系,我喜欢她,你就退出吧。”

他彬彬有礼开口:“你放心,只要离开若雪姐,我肯定会好好待她。”

“你确实有点能耐。”

叶凡轻笑一声:“不过这一套在我面前没用。”

他拍开秦昊南的手,随后钻入奥迪,一踩油门离开。

看着宝马远去,秦昊南嘴角牵动不已,似乎没想到叶凡这样难搞。

随后,他望向秦昊炎:“你不该帮助叶凡,应该趁机干掉叶凡!”

“我知道你恨他,但是杀了他对咱俩都没好处。”

秦昊炎走到秦昊南背后:“你要追求唐若雪,就必须先赢得她的芳心。”

“如果叶凡死了,唐若雪估计会恨你一辈子。”

“而且你要知道,父母和兄长死了,你在秦家就彻底没靠山了。”

他劝告着弟弟:“你要想好了。”

“叶凡必须死!”

听到这些话,秦昊南脸上掠过一抹狰狞:

“只要他存在一天,你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你永远都是一个废物。”

“我绝不允许这种废物骑在你头上。”

“今晚的宴会,我不仅会把唐若雪追到手,还要狠狠践踏叶凡的尊严和面子。”

“我要让他跪地磕头求饶!”

“我还要他当众宣告,他跟唐若雪没有半点缘分,从始至终都是虚幻,只是他自欺欺人。”

他恶毒无比:“总之,不把叶凡打趴下来,我就不叫秦昊南。”

“你呀,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秦昊炎叹息一声:“叶凡连秦牧月和叶禁城都能压住,又岂是你这个草包能够抗衡的?”

“秦家再强势再霸道,在武盟面前也不堪一击。”

他揉揉疼痛的脸颊:“我看还是算了吧。”

“闭嘴!”

“我秦昊南要做什么事,谁都拦不住!”

秦昊南吼叫一声,随后推开车门下去。

秦昊炎喊出一声:“昊南——”

只是秦昊南没有理会,钻入车里迅速消失。

秦昊炎无奈摇摇头,随后转身准备返回车里。

只是刚才转身,他突然感觉背部勐地一阵剧烈刺痛传来。

他闷哼一声摔倒在地,全身止不住颤抖了两下。

他挣扎了两下最终昏迷。

“砰!”

秦昊南的宝马车子刚刚启动,一颗石子就砸在车窗。

玻璃碎裂,车窗也塌陷下去。

秦昊南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加快油门逃窜。

叶凡澹澹一笑,没有继续追击。

他原本还想要留下秦昊南问一问唐石耳消息,但听到他要对付唐若雪和自己,就决定送他一程。

“轰隆!”

叶凡很快驱车来到中海医科大学。

车子刚刚挺稳,他就跑入大楼找到校花杨静萧办公室。

“冬冬冬!”

叶凡按捺不住敲门进去。

正低头批阅文件的杨静萧抬起头,一双眸子闪烁着一股锐利寒芒。

叶凡瞬间捕捉到她眼里的敌意。

杨静萧站了起来,盯着叶凡审视:“你是谁?来找我干什么?”

她俏脸带着一丝警惕,还隐约嗅到一抹危险气息。

“叶凡!”

叶凡绽放一个温润笑容:“我叫叶凡!”

“噢,叶凡,那个弃少啊,怎么又跑来找我了?”

杨静萧恍然大悟的态度,随后拿着文件夹挡在胸口:“我们昨天已经说得够清楚了!”

“以后别再纠缠我!”

“而且我跟你再也不可能复合了,因为我已经有未婚夫。”

她毫不客气拒绝叶凡的示爱:“所以希望你以后不要烦我,也不要来找我。”

叶凡微微皱眉,没想到杨静萧已经有男朋友,还有了孩子。

这是他意料之外的事。

毕竟昨天见到的时候,杨静萧对他还很是欣赏,更是愿意借钱帮他度过难关。

叶凡轻叹一声:“对不起,昨天我不该冒犯你,但请你体谅我的苦衷。”

“不要假惺惺了。”

杨静萧神情冷漠:“你不过就是一个窝囊废。”

叶凡苦笑一声:“我不否认自己是废物,但至少我曾经努力过,拼搏过。”

“而你呢?”

“整个人都被金智媛控制着,完全成了她手里一枚棋子。”

“她让你往东,你就不敢往西;她让你跳河,你就不敢喝井水。”

“这种傀儡般的生活,你觉得有多美妙?”

“而你又觉得值吗?”

他语重心长开导女人:“现在摆脱她,你可以获取新生。”

“我是傀儡,不代表我不乐观,相反,我每天很充实很开心。”

杨静萧昂首挺胸:“而且,我的未来,我会靠我的聪明和勤奋,我会证明给自己看。”

“叶凡,你不懂的……”

叶凡轻叹一声:“我跟你是两条不同世界的人。”

杨静萧斩钉截铁:“我懂你。”

“行了,别再装模作样了。”

“虽然你现在穷困潦倒,但你骨子里的血性却没丢掉。”

叶凡笑了笑:“我承认,我不喜欢权贵,不喜欢豪赌,也不喜欢奢侈品。”

“可我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且我也有资格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所谓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

“我宁愿在外漂泊几年,也不愿意屈居在象国一亩三分地。”

他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杨静萧:

“如果你需要我帮助或者帮忙,随时联系我。”

他拍拍杨静萧的肩膀笑道:“祝你好运!”

杨静萧微微惊讶:“叶凡,谢谢你的好意,只是我真不用你帮助。”

她扫视叶凡名片一眼,发现写着‘赤子神医’四个字。

这个牌子杨静萧认识,是象国非常有名的私立医院,不仅设备齐全、药品先进,还招收了不少国际专家。

它在象国很多领域都占据着巨大份额。

“谢谢你的提醒,只是我现在真用不着帮助。”

杨静萧抿入一口咖啡:“你走吧,不要浪费彼此时间了。”

“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怕我被权贵玩弄,遭受各种凌辱。”

她目光炯炯看着叶凡:“只是你应该相信我,我有足够自保能力。”

“你确实有自保能力。”

叶凡轻轻点头:“可惜你太善良,还有一副好皮囊。”

“而你未婚夫却是狼子野心。”

“如果他知道你是我闺蜜的话,他肯定不介意把你变成他的玩具……”

叶凡提醒杨静萧一句:“你小心他一些,免得被他欺骗了。”

说完之后,他就向女人挥挥手离去。

“等一等!”

听到叶凡的话,杨静萧打了一个激灵,随后冲了上来抓住叶凡喊道:

“你是说,权贵要侵占我?”

“他们要我陪睡?”

杨静萧俏脸流露出一抹慌乱:“他们要我给金智媛当小妾?”

叶凡轻轻点头:“差不多这个意思。”

“畜牲,禽兽,混蛋,王八蛋……”

杨静萧勃然大怒,握紧拳头狠狠捶打墙壁,恨不得将唐若雪撕碎。

她怎么都没想到,唐若雪会算计到自己头上。

叶凡一愣:“怎么了?”

“你有病啊!”

杨静萧愤怒的像是火山喷发:“你知不知道,若雪从我手里抢走了你,还逼着我做她未婚妻。”

叶凡一怔:“她逼你做她未婚妻?这怎么可能,唐若雪是脑袋进水才这样做。”

“你不知道,她不仅霸占了你,还逼迫我给你守寡。”

杨静萧咬牙切齿:“我不答应她,她就让唐七杀掉我爸妈,让我无家可归。”

“而且她还让人封锁我们的学校,让我父母失业在家,甚至让我无法考研,只能退出学术界。”

“我恨死你了,恨死唐若雪了。”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下场,我当初就应该把你打残,然后卖到黑窑子去。”

杨静萧恨意滔天,对唐若雪充满着怨毒。

叶凡闻言大吃一惊,显然怎么都没想到,唐若雪是这样的阴损主义者。

“不要怪我狠心,是你对我太坏,也是你害我这样的。”

“如非你当初抛弃我,我哪里会落得今天地步?”

杨静萧看着叶凡歇斯底里吼道:

“你毁掉了我青春,毁掉了我梦想,我讨厌死你了。”

叶凡呼吸急促,随后问出一句:“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刚从国内调过来,在中海市医协分部工作。”

杨静萧挤出一丝笑容:“你也知道,象国是一个歧视华夏人的国家。”

“我想要出国镀金,但根本过不了审批。”

“而且这边医协比不上国内,没有那么多名师教授指点,我学到的知识根本没什么卵用。”

“我想要继续深造,但又找不到机会。”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熬日子,顺便攒钱,买个房买辆车结束单身生涯。”

“叶凡,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也让我清楚自己处境,我不会再傻乎乎为爱痴狂了。”

她眸子闪烁一股坚韧:“你走吧,不用管我了……”

叶凡澹澹一笑:“我不走,我是来给你治病的……”

“治病?”

杨静萧俏脸茫然:“你不是来嘲讽我的吗?你不是觉得我配不上金智媛,所以跑过来羞辱我吗?”

叶凡没有直面女人的质疑,只是从怀中拿出纸笔,刷刷刷画起来。

很快,一幅简洁素描跃然于纸上。

简陋,干净,纯粹,却又透射着锋芒。

正是那晚的红衣女孩。

“你——”

杨静萧止不住尖叫一声:“这怎么可能?”

这是自己啊,可怎么在叶凡画上?难道他记得那一次?

叶凡一笑:“你不是一直说我眼睛像你吗?其实这就是你啊。”

“你究竟是谁?”

杨静萧一把夺过图桉,放在眼里细细审视。

她突然发现,这个简易素描上的自己,比电脑照片还要精致,特别是五官。

五官,轮廓,线条,气势,都跟她完美贴合。

“这怎么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杨静萧喃喃自语,宛如晴空霹雳,她怎么都没想到,叶凡连自己长什么样都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最强狂兵 赘婿 三寸人间 绝世人妖养成系统 万古神帝 帝霸 韩三千苏迎夏 超神机械师 恐慌沸腾 武炼巅峰
相关推荐:
从白蛇开始进化从西游穿越白蛇这个简化太离谱了!网游三国:开局毒杀刘皇叔人在神诡,肉身无限推演从去世开始的港综人生永夜神行重生香江之最强大亨一个路过的璃月人SCP:我是基金会收容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