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点看书

书架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还喜欢你。(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庆大的校园,路过的都是青春。

男男女女脚步或缓或慢,大多结伴。

“真好呀现在的校园,哪像我们之前读书那些年,学校的路都是坑坑洼洼的,教学楼还是那种木头窗户。”挽着栾叔叔,栾清梦的妈妈,吴姨感慨着,“你爸当时有次为了我和别人打架,就把木头窗户给砸掉了。”

“是吗?”弯弯绕绕几道弯,食堂又不难找,栾清梦挑了一个位置,很快就点了一些吃的东西,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就聊着天。

“可不是嘛。”吴姨喜欢吃糖醋味的东西,点了一份学校的糖醋排骨,一家人也没那么讲究,一边吃,一边笑眼盈盈的看了一眼栾叔叔,“你爸呀,年轻的时候,一点也不大气,小肚鸡肠的,看着别人离我近点,就要慌,他呀......”

“吴倩!”栾叔叔干瞪着一双眼睛。

吴姨还是笑盈盈的,“你看看,他还不让说了,大学呀......”

吴姨叨叨这么多,也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眯着眼睛一会儿盯盯徐星河,一会儿盯盯栾清梦,然后夹了一块排骨吧唧吧唧吃了之后,看似漫不经心的在说,“梦梦,妈妈和爸爸都很开明的,年纪大了,也有自己的分寸了,其实想要在学校恋恋爱呀,让自己学生时代不留下遗憾呢,其实也是可以的,妈妈是支持的......”

说着,还夹一夹排骨放在徐星河的碗里,“你说对不对,星河。”

“......”徐星河讪讪小小点头,只有可劲刨饭,心说他何止不留遗憾呀,他是完全不留三份遗憾......

“妈~”栾清梦嗔了一下,偷偷瞄了瞄徐星河想看看他是个什么表情,不过还没来得及瞄,栾叔叔忍不住了,反驳了一下自己媳妇,“梦梦才多大,不急,什么时候咱们遇到合适的了,遇到喜欢的了再说,我们梦梦这么漂亮,缘分肯定等着你的,跑不了的。”

“缘分?”吴姨你要瞅瞅徐星河栾清梦,然后就没再多说什么。

等一会儿把饭吃完了,时候晚了,空气也变得更加凉嗖嗖了起来,月亮也冒出了头。

但走在庆大的校园里,特别是商业街上边,还是热闹的。

路上不止有人,因为校园不小,同学们大多也不可能开车,所以路上还有不少的自行车,电瓶车,呼呼的在校园的马路上,一辆一辆开回去。

徐星河他们本来悠哉悠哉的走在人行道上,从小学到高中,再到现在,栾叔叔从小看着徐星河,他们有太多可以聊的了。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不知不觉的就从人行道上下走了下来,来到操场旁边,只能踩在沥青路面上。

大学校园的大操场,足球场上的草坪柔软方便,不知道是多少人活动的地方。

“嗯?”吴姨就指了指操场,“闺女,你看看,那边是干嘛?”

顺着吴姨指的方向看过去,原来是操场上有人正在唱歌,声音若隐若现的,是一首情歌,不能说唱得多好,但胜在一个很真挚。

哎,徐星河愣了一下,他想起了,操场上边,每周二四晚上8点,会有几个同学拉着音响过来,小情侣都可以过来凑热闹,给彼此唱有一首歌。

别说,前世徐星河都和栾清梦去过,这里没到周二周四晚上,都会有很多同学在这里围着起哄。

很热闹。

徐星河惊诧的当然不是这个,他只是一眨眼,不是,这个声音有点熟呀?往那边一望,怎么看着这么像黄文?

不行,徐星河还往旁边挪了两步,可能是想看清楚一点,踱踱两步,风呼哧呼哧好像吹得打大了一些。

“诶诶诶,小心!”

徐星河没注意,一辆电动车正呼呼的往前来,车上是个女孩子,反应慢了半拍,徐星河差点给她撞到,结果哪知道他没注意到的东西,

“啊,小,小心!”栾清梦倒是在他的旁边眼疾手快的把徐星河往她这边一拉,用得力可还不小,徐星河一个没站稳,整个人都往栾清梦的身上倒了过去。

“嘶。”徐星河踉跄几步,失重的感觉传来,不过他倒是在最后关头,稳住了身形,手撑在了沥青路面上,坠下去的速度不慢,手还摔得不轻。

手掌在路面上摩擦了一下,徐星河吸了口气,估计手还被磨破了皮。

徐星河还好,他是正面倒下去的,还有一双手可以作为支撑。

栾清梦就没那么好运了,被徐星河踉跄的撞了上来,她当然站不稳,哒哒两下,一个后仰,啪嗒,似乎屁股先着地,然后是脑袋,然后一下眼圈就红了,徐星河伸手刚把她拉起来一点,两滴泪就顺着脸颊落了下来,鼻子酸酸的,栾清梦就被疼哭了。

“哎哟,没事吧?”

事情也就不到半分钟的事情吴姨跟在徐星河他们后边的,一下踩着高跟鞋围了上来,“闺女,摔到哪儿了?”

帮着徐星河,吴姨也扶着栾清梦让她能够站起来。

栾清梦抹了两把泪,然后揉了揉屁股,又揉了揉脑袋,小嘴一撇,起包了。

“你呀你呀......”栾叔叔没好气的手指了指徐星河。

徐星河抱歉的笑了笑,然后看向栾清梦,发现她好像又在活动脚腕,感觉有些艰难,于是叹了口气,蹲了下来,把栾清梦的运动鞋脱了下来,露出她白皙的脚腕,人是为了自己才摔,徐星河也没有嫌弃的握住了她的小脚。

然后栾清梦一下就不哭了,浑身一颤,本来想往回缩的,但看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徐星河,又贪婪的一动不动,偷偷瞄了瞄徐星河。

徐星河轻轻帮她活动了脚踝才抬起头来,栾清梦赶紧转了一下头。

“疼吗?”

栾清梦下意识点点头,然后又连连摇头。

徐星河哭笑不得,“你这个什么意思,是疼还是不疼?”

栾清梦才眨了眨她的眼睛,低头轻轻说道,“疼......”

在一旁栾叔叔看着眼前,眼睛一下瞪着,想要说什么呢,结果被吴姨一下拉住,吴姨还不怀好意的威慑着他,老老实实待着。

栾叔叔一虚,看着眼前把自家白菜可爱小脚握住的猪,老父亲握拳,又松开,看看自己的老板,叹了口气,只有悻悻作罢。

一个丈母娘看姑爷,一个是看拱白菜的猪,心路历程当然是不一样的。

“那还能不能走了?”徐星河再握着她一根根脚指头好像都生得恰到好处的小脚扭了扭,然后看着她呼呼的小嘴,问着。

栾清梦是点了点头的。

但徐星河并不是问她的意见,在她面前蹲下了身子,“上来。”

“啊。”栾清梦慌张的退了一步,“不,不用的。”

吴姨一愣,然后恨铁不成钢的偷摸拍了自家闺女一下,上啊你这丫头,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啊,不用,什么不用了?字典里就不该有这个词!

“上来。”徐星河没给栾清梦拒绝的机会,栾清梦听见徐星河重复了一次了,就像川渝的传统,劳资蜀道山,徐星河说第二次的时候,栾清梦就听话的把手有些局促的放在了徐星河肩膀上,环住了他的脖子。

“坐稳了。”

“好的。”

栾清梦不重,但也绝对不是那种只有骨头轻飘飘的感觉,她身子挺丰满的,大腿肉乎乎的很精致,徐星河揽着很舒服,不过他摸着好像有些湿漉漉的,栾清梦好像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就绯红了,呼吸变得急促,好想把脸埋在徐星河的肩膀上不敢抬起来了。

徐星河愣了一下,手还捏了捏,然后一算日子。

“我去?”

还好此刻这边黑压压的,并看不太清楚,都不用栾清梦说,这个日子徐星河怎么可能记不住,他赶紧把栾清梦放了下来,栾清梦要尴尬死了,都快哭了,她下午还想着呢,要回寝室,把东西拿上,结果等着星河睡觉睡醒,爸爸妈妈一催,她给忘了。

徐星河把他往自己身边拉了一下,然后用只有他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带了吗?”

栾清梦的什么都不能说比蚊子大多少了,低着头,头发都耷拉下来,“带,带什么。”

徐星河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她,“卫生......”

“没,没有......”栾清梦赶紧一抬头,摆摆手,一张漂亮的脸蛋满满都是绯红。

徐星河翻了个白眼,拉了她一下,“自己的日子都不记啊。”

“我,我......”

“行了行了。”徐星河瞅了瞅,无奈的把他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塞到了栾清梦的手上,“绑在腰上。”

“啊?”栾清梦啊了一声。

徐星河没好气的把外套的两只衣袖拉开,递到了栾清梦手里,“啊什么啊,傻样子,叫你绑在腰上,衣摆落下不就挡住了吗。”

“哦......”栾清梦一双眼睛复杂的看着徐星河,然后低下头,握紧手中的外套,“我知道的,我只是在惊讶,你为什么还记得我的日子......”

“滴咕什么呢?”徐星河也帮着把吴姨栾叔叔搪塞过去,此刻还有点把栾清梦护着的挡在她的前边。

“没什么。”栾清梦这才赶紧就着衣袖绑在了腰间,挡住了自己,然后徐星河才又蹲下来,“好了,快上来了,我先送你回寝室。”

“哦,好。”栾清梦这次没有让徐星河说第二次,安安静静的再次把手交给了徐星河,又把整个身子挂在了徐星河的背上。

徐星河站了起来,掂量了一下,然后就背着栾清梦转头看向了栾叔叔和吴姨,“那叔叔阿姨,清梦现在这个样子也不能配你们逛了,我就先送她回寝室了?”

栾叔叔努努嘴想说什么,却又被自家媳妇拉了一把,吴姨笑眯眯的点头,“去吧,有空叔叔阿姨再来看你们。”

“好。”徐星河双手用力托着栾清梦的大腿,再把她往上抬了一点。

这个时候可能是看到她们忙活完了,刚刚骑电瓶车在一旁已经等了半天的熟人才走了过来,“对不起。”

徐星河扭头一看,额了一下,而在徐星河背上双手紧着他的栾清梦也是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映纯?是你啊?”

林映纯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刚刚太急了,害得你摔倒了......”

“不碍事的,映纯你这是......”

“我出去有点急事儿......清梦,你这......”

“没什么的,你快去吧,别耽搁你。”

“好,等我回学校请你吃饭算是赔礼。”

“诶,你太客气了。”

“一定要的。”林映纯把自己的电瓶车扶了起来,然后对着徐星河只是点头,可能就是表示她看到徐星河了,然后就骑着车走了。

插曲之后,徐星河这才哼哧哼哧背着栾清梦往女生宿舍走。

徐星河一米八的高个,腿长,在他的背上很舒服,熟悉的气味往栾清梦的鼻子里边窜去,她忍不住手臂环得稍微紧了一些。

徐星河咳了一下,“大姐,你掐我脖子呢?松点。”

“啊,哦哦......”栾清梦脸一红,赶紧松了一点,下巴温温柔柔的搁在徐星河的肩膀上,主动找着话题,

“映纯她好像怪怪的。”

“那里怪了?”

“她在宿舍的时候,挺开朗的,时不时也会跟着苗苗窜门,和很多人都聊得来......”

“哦?”徐星河也没有太意外,“就是对女生热情,对男生排斥嘛。”

果然和上辈子那个追求过林映纯的男生说得没错,这是心理疾病,徐星河觉得他回宿舍,还是应该和他那个室友提个醒,小伙子,人家性冷澹,你没戏啊。

“也不是吧,苗苗好像说说,映纯她有喜欢的人了,好像是映纯爸爸以前东调西调,来山城读书的时候是小学初中,那个时候,映纯的爸爸好像还在公安局任职,被报复什么的,妈妈出事去世了,然后和映纯的爸爸闹了一点矛盾,映纯有点接受不了,就跑出去了,当时好像危险还没有解除,映纯就失踪了,听说是被人绑架了......”栾清梦享受和徐星河聊天。

徐星河一愣,表情变得十分古怪,栾清梦下边说的徐星河都有些心不在焉了,但还是嗯嗯哦哦给栾清梦回应。

栾清梦都快哭了,她好久没在徐星河的背上享受这份温暖和耐心了?她鼻子酸酸的,突然鼓起勇气问道一个她逃避了好久的问题,“星河,你还讨厌我吗?”

徐星河抬了抬栾清梦大腿,一时走神,没有回答,然后栾清梦小手攥紧,拽住了徐星河的衣服一点点衣料,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还有机会了,当徐星河把外套脱下来的时候,她心都快跳出来了,有期待了,她咬着牙,趁今天的月,趁今天的胆子,红红的嘴唇一吐气一吸气,脑袋埋在徐星河背上,紧紧搂住他的脖子,终于闷闷的憋出了一句突如其来的直球,“星河,你知不知道,我还喜欢你,我好喜欢喜欢你......”

“嗯嗯......啊??”

......

ps.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人途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三寸人间 武破九荒 升迁之路 官妖 医神之无敌纵横 帝霸 韩三千苏迎夏
相关推荐:
魔门败类怪猎:猎人的笔记半岛,那男人真帅封神:这是分教?通天麻了!我用冰咆哮,席卷灵气复苏时代玄幻:开局星魂绝世女帝诡秘:秩序阴影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长生不老苟道长三国之银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