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点看书

书架
673、暴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涂山君打量着身着云程万里鹏法袍的老者,其身躯法力波动,还有术法的神通和真意的灵机存留,再看那身着蓝白云天法袍的修士,尽管对方神色从容,实际手上也携带着神通激发的气息。

看来这两人早就斗过一场。

“前辈当真要阻我们兄弟离开?”太乙沉声再次询问。

他不想招惹两宗老祖,哪怕这座古战绝地真有什么宝物和莫大传承,他也没有半点贪念,不想分一杯羹。

来这里唯一的目的就是利用煞气晋升魂幡。

如果这两人不依不饶,他也不是好惹的。

但正如涂山君示意那般,尊者的心意又怎是那么好更改的。

扶摇尊者苍老的眼睛挤了挤,笑呵呵的说道:“不是我们要阻你,是你挡了我们的路啊。昔年,我天鹏宗便不让你选幽魂海做宗门的驻地,是你非要选。你选了这里,阻碍了我们,却希望我们以德报怨放你一条生路吗?”

“你既已赶走合欢宗夺了他的基业离开幽魂海,为何又要回来。”

“这里,本就不属于你啊。”

“其实我们这两个老家伙都应该谢谢你的,对付那些拥有背景的大宗门,我们出手会显得以大欺小,不好看,你们出手就好多了,这才是修行界的良性竞争。”扶摇尊者含笑,慢条斯理的说来。

“你该听劝的,那时你不该选这里。”

“十万里,足够了。”

扶摇尊者的眼中闪过惋惜的神色。

天才的陨落总是会让人伤感的,哪怕是自己亲手扼杀一个天才。

但他必须这样做。

不然等那个黑红色道袍的修士突破境界,也许他就是下一个东海君。

星罗海就这么大,容不下这么厉害的修士,所以该死。没有任何理由,也不需要其他的理由,仅仅是能动摇他们的地位就足够了。

太乙沉默着。

怪不得星罗两宗都是这样的态度,因为不管哪一方胜了他们都能坐收渔翁之利。万一太乙宗赢了那就更好了,太乙宗没有大背景,靠着师兄弟两条过江勐龙才挣出一份家业。

在他们两位尊者的眼中,小打小闹不值得他们出手。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

太乙宗将合欢宗赶走,涂山君的实力又达到元婴巅峰。

纵然今日不被撞上,待到两人忙完事情也会对太乙宗动手,如今不过是提前一点罢了。

所谓事关重大,不过是托词,到时候随便给两人按一个罪名就是,反正人死如灯灭,太乙宗没了依仗,剩下的修士顷刻就会分崩离析。

“呵……,哈哈。”太乙低沉的笑声幽幽响彻。

今日确实难以善了。

他当然理解扶摇尊者,因为他自己就是这么做的,他觉得东海君必会威胁太乙宗,所以他带着涂山君闯入遗迹杀了重伤垂死的东海君。

今日不过是临到别人杀他而已。

站在身侧的涂山君传音给周行烈。

只有一个字。

“走!”

周行烈精神一振。

没有说要留下来与师父同生共死,而是转头就跑。

不是畏惧两位尊者,而是害怕自己成为师父的拖累。

他一个金丹后期又能做什么?还不如赶紧返回宗门为师父师伯搬救兵,省得死在这里徒留伤感。

扶摇尊者随手横拐,一道噼天金羽犹如金梭在天边闪烁,不过滴熘转动的已经出现在周行烈的背后,很容易的撕开金丹真人的护体罡气,直奔脖颈。

“铿!”

一只角质状的鬼手挡下金羽。

尽管整条手臂完全消失,然而那道由雾气组成的人影却没有完全丧失战力,化作一道漆黑的披风,让周行烈的速度再次提升。

眨眼的功夫的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扶摇尊者收回了目光,落在涂山君的身上,赞叹道:“好!那道术法名为金羽刀,一刀祭出,杀人于千里之外,莫说是金丹真人,就是寻常元婴也会死于刀下,你却为那金丹小辈抵挡,不愧天骄之名!”

就连垂云尊者的眼中都闪过异色。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不是因为他沉默寡言,而是在他的眼中,除了同阶的扶摇,其他的都如蝼蚁一般,根本不需要与之过多废话。

直到涂山君出手。

不,涂山君根本没有出手,因为他没有感觉到法力波动和灵机的汇聚。

但那又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早就设下的术式。

管中窥豹。

怪不得合欢宗和御兽宗的联军战败,就连合欢宗的基业都做了太乙宗的嫁衣。

怪不得宗门后辈说此人在大中城一人独斗三位巅峰元婴。诚然,妙合、兽王,算不得天骄,却也是大宗门出身的天才,纵然是他也感到棘手。

出手一次的扶摇尊者没有再继续出手。

在他眼中,这位巅峰大真君确实有可取之处,却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他真正的对手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垂云。万一他在出手的时候遭遇垂云偷袭,便会在争斗中落入下风。

垂云尊者同样没有出手追击远去的周行烈,许是一样的考量。

局势顿时陷入微妙。

太乙抓住了这一缕微妙,传音给涂山君。

“有把握吗师弟?”

“没有。”涂山君轻声回应,童孔转动,额头的纹路汇聚出一颗竖眼,目运灵光窥视两人,灵官法眼得来的光芒刺的他不由闭目倒退了半步,低声说道:“这两人……绝不是化神初期那么简单!”

“上回情报说过,垂云尊者是中期。想来扶摇尊者现在也是中期的化神修士了。”太乙长叹一声。他奶奶的,这敌人一个比一个强,而且上来就是两个。他就算动用宝物杀一个,剩下的那个也会弄死他们。

杀东海君让涂山君沉睡了十二年。

那还是年老迟暮的重伤尊者。

这两个人年轻力壮,没有半点老态。

纵然先前有过龌龊,却不见哪个受伤。

太乙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办法才能从两人的手中活下来。也就是两人互相都有提防,不然怕是这会儿不会让他们师兄弟这么从容。

从容有个屁用,得活命!

涂山君沉默半响:“唯有一法,吸收煞气分解阳神,得晋道兵,如此才有希望活命。”

“可是这样一来师弟你的秘密就暴露了。”

“命重要还是秘密重要?”

“命重要。”

“秘密也重要。”

“没有人知道秘密最重要。”太乙很认真的说道。

涂山君没有反驳太乙说的话。

他自然希望一直不暴露魂幡的秘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自魂幡变得越来越强大,需要的煞气早已不是海量来形容,吸干了古战场的煞气才让积蓄好晋升道兵的底蕴。

以后需要的煞气只会越来越多,动静也会越来越大。

这跟法器的时候不一样,几十个几百个魂魄就让魂幡晋升了,可以严严实实的捂着不让人知道。变得强大之后怎么捂也捂不住的。

总不能因为这个秘密所以两人把性命交代在这里。

太乙死了,对涂山君没有任何好处。

这两人都是中期尊者,任何一个执掌尊魂幡都让涂山君生出无限的危机感。

哪怕暴露秘密,他也不能落在这两人手中。

生死被他人掌控是恐怖的。

“我不能死。”

听到涂山君说出这四个字,太乙点头道:“我明白!”

微微叹息:“若不是我执意选择这里,也许我们就不用……”

“这是我们两人共同做出的选择,没有什么需要懊悔的。”

涂山君的意思说的很明白,既然是两人共同做出的选择就不该推诿,亦或是自己承担责任,就算真要承担个什么后果也是他们两人共同来承担。

“那就开始吧!”

太乙挥袖甩出一杆寸许宝物,握在手中轻轻摇晃,化作丈许。

最顶端的半身骷髅恶鬼舒展着身躯,扬起飘飘大幡,青黑色的底,猩红封遍,金线交织出细密的针脚,绘制着腾云的百鬼千魂,只觉那万魔丛生。

魂幡即出。

万千煞气顿时如涓流汇聚成一条长河涌入。

如此动静自然惊动踏云的两位尊者。

扶摇哑然失笑,他们两人僵持不休也就罢了,怎得这小辈儿先按捺不住,率先祭出法宝就要动手了。

眼中的澹然闪过,静静观望那身着白袍的小修表演。左右不过是个元婴中期,难道当真能拿出什么宝贝不成?

涂山君抬手打开储物戒指,从中飞出一套阵旗,将之落在太乙四周。

双手结印。

伴随着气雾的凝聚,聚灵大阵展开,将太乙笼罩。

一层层大阵布下。

加持形成的阵光已将幽魂海的上空照亮。

此时,那两位对峙的尊者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儿。

两人对视一眼,相继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的神色。

垂云尊者死死的盯着立在阵中央的尊魂幡,又看向守在阵法旁的涂山君,他的心中生出一个骇人的想法。

“嗯?”

垂云尊者捏法印打开法眼。

如柱的神光掠过,他心中的那个令人惊骇的想法渐渐凝实。

扶摇尊者用食指举在额头,法眼霎时开启。

不由惊声。

“他……”

“与那宝物同源!”

“他竟然不是……修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帝霸 恐慌沸腾 贴身兵皇 人途 三寸人间 绝世人妖养成系统 超神机械师 武炼巅峰 修罗武神
相关推荐:
江湖(GL明星文)恩兹华斯御主的二次元灵子转移开局一把天生牙玩家凶猛医神殿从拳愿刃牙到肌肉大明王重生了,那就浅当个男神吧港岛旧事诸天纵横,从倚天开始灵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