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点看书

书架
第十九章兰马若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米奈歇尔看了一眼尹莉雅,他突然从少女身上感受到了魔力波动。

那是闲人驱散的魔术。

间桐慎二显然也辨别了出来,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硬了下来。

“喂,你疯了吗?这可是白天啊!”

间桐慎二失声叫出,他从未想过居然会有人打破圣杯战争的规则。

周围尚未被驱散的行人偏过头以一种奇怪的表情看向了间桐慎二,但在看到与间桐慎二对峙的是一个看上去只不过七八岁的女孩后又纷纷对间桐慎二回以了一个厌恶的表情。

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间桐慎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紧紧攥住手上中的御守,额角迸起的青筋表明了他此时临近爆发的情绪。

间桐慎二最后的理智让他遵循着神秘学的保密原则没有现在就将Rider召唤出来。

闲人免驱散的魔术迅速奏效,本来熙熙攘攘的人流在三五次,留在柳洞寺外庭院的人只剩下间桐慎二和尹莉雅。无需间桐慎二多言,Rider已经先一步显出了实体。

“嗯?”

那熟悉的铠甲让双臂环胸的米奈歇尔一愣,他又看了一眼Rider,Rider也在看着他,双方的视线交错而过,都默契的没有交谈。

“怎么了,Berserker,又是熟人吗?”

“Rider是兰马若克。”

他没有丝毫避讳。

对于自己从者的真名暴露,间桐慎二没有丝毫意外,在得知Rider与Berserker相识后间桐慎二就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Berserker,杀了他。”

尹莉雅话音刚落,甚至没等米奈歇尔有所动作,Rider就已经先一步冲出。纯白骑枪先一步探出,逼迫得米奈歇尔不得不退后以躲避。

凭借先手的优势兰马若克迅速压着米奈歇尔向着另一边。

但兰马若克非但没有趁着这个机会进一步攻击,她反而一枪横扫给力米奈歇尔拉开身位的机会。

将枪指向米奈歇尔,兰马若克毫无追击的意思,她转而开口道:“米奈歇尔卿,我并不想与你在这个时间点决斗,请你劝谏你的御主。”

“想在晚上和我决斗吗?”

“嗯……”兰马若克隐藏在头盔下的脸一红,语气可疑地迟滞了半秒。但随即米奈歇尔的话就让她的遐想消除:“兰马若克,你果然还是那么死板。你的死板会给你招来灾祸!”

异常的魔力在米奈歇尔身上汇聚,他的脸上迅速爬上了一层深沉的黑色,他的表情迅速变得狰狞而痛苦,五官疯狂地扭曲在一起,但嘴中的话却一字不落地进入了兰马若克耳中:

“如果你只是抱着这样的觉悟,那么非但你会被我杀死你的御主也会死。”

察觉到了异常的兰马若克下意识想要拉开身形,脑中却想起了昨夜Saber分享的情报。

她止住了后退,左脚用力一蹬整个人径直扑向了Berserker。她抬起骑枪,目标直指对方的胸膛。

不等兰马若克靠近,Berserker胸膛前的衣服突然炸开,她的枪撞在了一处坚硬如重甲的漆黑上。下一刻陡然变得狂躁的魔力内有任何预兆的向外膨胀,仅在一瞬间就冲开了兰马若克的骑枪,在半空中她甚至来不及看清眼前的景象耳边就先一步传来“咧咧”的破空声。

兰马若克此时尚还在空中来不及调整身位,但她并非一人独自在战斗,自她下方的烟尘中突然冲出一匹纯白色毛发的骏马,扬起的灰尘无法使它纯白的毛皮变得暗澹。

那匹白马冲天而起,在空中稳稳托住了正在下坠的兰马若克,并载着骑士向着更高处攀升。

尾巴自白马的后蹄擦过,尾尖的倒钩擦下了白马的几缕毛发。

白马轻巧落地,却在落地的瞬间不安地跺了跺蹄子。兰马若克急忙用手去摸了摸马头以示安抚。同时她另一只手挥动骑枪,魔力汇集在骑枪上掀起的强风驱散了遮住她视野的烟尘。

拨开烟尘,随即就见到了弓着身子浑身被黑色鳞片包裹住的类人怪物。

“米奈歇尔……”

盯着怪物被黑鳞布满的脑袋以及头上宛若恶魔般的双角,兰马若克抿了抿嘴。

她坐下的白马立即打了一个响鼻。短促而焦急的声音瞬间让兰马若克回过神来。

她挑起骑枪,幻马驮着她主动向着刚刚收回尾巴的Berserker冲去,人尚未抵达,骑枪已先一步锁定住了Berserker,兰马若克全力将魔力注入长枪配合上冲锋所带动的冲击力,可以说这是她不使用宝具状态下所释放的最强一击。

Berserker却不管不顾地抬起了胸膛,他赤红的眼中仿佛充斥着无穷无尽地怒火,他对着兰马若克扬起了爪子。

砰——!

想象中的激烈碰撞并没有到来,在即将来到Berserker近前的刹那,幻马勐的踩踏地面,带动着兰马若克整个人都飞了起来。Berserker的利爪落空,他的身躯也因这一击的落空而不受控制地前倾,将没有任何防备的背部暴露在了上方的兰马若克视野中。

她轻而易举地调转了枪尖,改突刺变下投掷,向着Berserker的后背用力投出了手中的骑枪。

但势在必得的一击却在双方交错而过的瞬间被一道黑影所阻绝。

骑枪没入了尾巴的鳞片,几乎要将那条尾巴给撕裂,但Berserker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带着强烈劲风的龙尾不管不顾地继续横扫向兰马若克。

白马抬起上身自尾巴上跳过,兰马若克趁机从龙尾上扯下自己的骑枪。

她一甩枪上血迹,却突然感受到身下坐骑的异样。只是略微一扫,兰马若克就看到白马左后肢上那道深可见骨的空洞此时正一点一点向外淌着鲜血。

‘刚刚在空中躲避的时候受伤的吗?’兰马若克又看向了远处的Berserker,原先被她刺伤而鳞片外翻的尾巴在一阵绿光的作用下蠕动着恢复了原样。

不同于Servant的灵体,兰马若克的马更接近于宝具或者灵装这样的存在方式,一旦受伤得依靠静养才能恢复。

‘因为是面临米奈歇尔,所以行动也变得迟缓了吗?’

兰马若克抚摸着白马的脑袋,她能明显感觉到此时它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兰马若克翻身下马,白马立即化作灵子消失。她微微攥紧了手中的枪。

——想要击伤Berserker,就得需要一击击穿Berserker鳞片并让他无法恢复的攻击。

自然而然的,兰马若克想到了自己的宝具。

……

远处,间桐慎二将战局收入眼底,虽然他不懂格斗,却能看出Rider落了下风。

‘那个Berserker,和远坂的Archer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而正当间桐慎二将视线完全落到交战双方的两名从者时,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觉却陡然间涌上了他的心头。

几乎是下意识地转过身,一条银色丝线就已割破了他喉咙的皮肤,在他的颈处留下一条血痕。

间桐慎二一摸自己的脖子,掌上的血痕让他身体一僵。

“好奇怪,大哥哥刚刚不是还想找Berserker聊聊吗?为什么现在一句话都不说?”尹莉雅用着稚嫩的童音,但倒映着间桐慎二的眼睛中却充满了寒意,两只半透明的使魔在她肩膀两侧上下起伏:“不说的话我就只好杀了你哦。”

“说……说什么?”

眼见间桐慎二似乎被震慑住,尹莉雅接着说道:

“你似乎和凛他们结盟了,所以要不要来我这边呢?”

明明是连在一起的两句话,但间桐慎二却怀疑自己听漏了中间一段话,他不自觉开口确认:“什么?”

“我可以先和你一起把凛淘汰出局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明天下 赘婿 升迁之路 武炼巅峰 人途 韩三千苏迎夏 帝霸 修罗武神 贴身兵皇 最强狂兵
相关推荐:
无限之贝利亚奥特曼海贼:名师凯多,在线教学为了成为英灵我只好在历史里搞事游戏王之王者之路英灵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