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点看书

书架
第二十四章异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掌中魔力闪烁,在Archer的手心先是荡出一圈涟漪,再随即以这一圈涟漪为核心橙红色如花瓣般的半透明薄膜延展开来。

炽天覆七重环。

几乎在投影刚刚完成的下一刻,黑色光柱就呼啸而来。那是由纯粹魔力汇集而成的龙息,Archer抬起盾,手臂上的肌肉隆起,他红色的袖袍在这一瞬间轰然炸裂。

“什么!”

他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瞪大,炽痛与烧灼在Archer在此时才追上了他,他偏头看向自己正熊熊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右臂,炽天覆七重环完全起不到任何阻拦作用,黑光径直穿过了那面圆盾吞噬了他的右手。

他身上的圣骸布紫右肩的位置全部消失,右手手臂齐根断裂,而最为严重的却是他的胸腹处,由于高热灼烧而变得粘稠的血肉湿哒哒地挤在一团。

Archer抬起头,眼见Berserker的口中再次凝聚起黑红色的光团,他的童孔骤缩。

下一刻,暴虐的黑光遍布了整座固有结界。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倒悬于天空上的齿轮骤然下坠——不止是齿轮,而是被齿轮装点的霞色天空一同向下失坠,空洞的黑色填补了天空的缺失。

就像是气泡被针尖扎破了一样,伴随着“波”的一声,视野间闪动过无数黑色断层,下一刻,被固有结界包裹住的众人重新出现在了柳洞寺外的森林中。

“Archer!”

远坂凛担忧的声音率先在寂静的森林中响起,身体大半变得焦黑的Archer半跪在地上,他没有回答远坂凛,他此时已经没了那个力气。

在第二发龙息喷薄而出的瞬间,他便放弃了对【无限剑制】的掌控,企图以结界来抵挡伤害,但却未能如愿,依旧有少部分龙息击中了他的身体。

那是基本不可能存活下来的伤势,Archer半边身子都被炽热的龙息所烧毁。除非Archer同样拥有如同Berserker一样逆转生死的宝具。

Archer保持着站立的姿态,但身上却已经飘起了蓝色的粒子。

但却并没有给远坂凛留下太多哀悼的时间,冰冷的话语就已经自上而下地传来:“告别好了吗?又要开始杀了哦。”

一阵腥风拍过,周围的树木碎屑胡乱的被吹飞,紧随其后的是重物落地发出的轰鸣声,大地似乎都为之一顿。

兰马若克横过马背,给身后的三名御主提供尽可能多的遮蔽。但相比起Berserker,兰马若克实在是太小了。

背生双翼的魔兽落在地上,魔兽背后那一对几乎遮住半边太阳的血色双翼,以及身上虽然布满伤痕却平添了几分杀伐气息的纯黑色鳞片,此时的Berserker从最开始一米八左右的高大人类异化成了此时体态足有十米长的黑色巨龙,它刚一落地就发出一声长啸黑色的魔力碎屑伴随着对方的吐息而一同被喷出。

这如同魔王降临般的可怖一幕,却被待在魔龙背上白色的女孩所破坏。完美符合通话中公主形象的女孩拍了拍Berserker的背部,隔着厚重的鳞片那软绵绵的拍打理应是感知不到的,但Berserker却出奇的安静了下来。

“乖。”

尹莉雅摸了摸Berserker背部裂开的鳞甲,她转而看向了下方如临大敌的三人,Berserker也随着尹莉雅的目光抬起了头颅,血色双童中流转着忽明忽灭的光。

“白天的战斗就到此为止。”

一道声音插入了战场,穿着黑色修女服将银白色长发盘在针织帽下,卡莲以极其突兀的方式插入到了双方战场的中央。她亮金色的眼眸扫向了尹莉雅,在看到了那足有数米高的黑龙,卡莲脸上露出了极具痛苦与疲惫的表情:“最开始我都懒得理会这边,但你们所引发的动静却大道我不得不管。”

“动静很大吗?”尹莉雅低低浅笑一声,但那笑意却没能传达到尹莉雅的眼睛,她的话冰寒刺骨:“那能让开吗,马上就结束了。”

“如果真的够快的话。”

卡莲的话似乎意有所指。

尹莉雅望着卡莲,而卡莲同样也在看着尹莉雅。

她陷入了沉默,良久尹莉雅才抬头,声音又重新变得轻快:“好吧,这是第二次哦,大哥哥,就当是为了回报你替我说话的份上。”

“没有第三次了哦。”

黑龙发出压抑的低吼,却被尹莉雅用手安抚住。

“走吧,Berserker。”

飓风再一次扑腾而起,巨龙载着尹莉雅迅速拔高,在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天边。

“真是危险,差一点我以为我都要被干掉了。”卡莲这时才施施然地转过头,她脸上疲惫的神态一扫而空,脸上重新挂上了那份矜持的假笑。

“真是可怜啊,凛。召唤从者的第三天就被淘汰了。”

远坂凛的拳头捏紧。

“看在时臣大人和家父的关系,我在这里奉劝你一句,尹莉雅斯菲尔似乎对你也有不少成见,在失去了从者的现在,还是躲在教会里比较安全。”

“不需要你来啰嗦!”远坂凛的声音带着不明显的哭腔,但更多的却是压抑到极致而触底反弹的决绝:“我已经找到了击败了Berserker的方法了!”

“是吗,那就恭喜你了。”

卡莲脸上笑容不变。如果真找到了,刚刚远坂凛就应该不顾她的阻拦让Rider一举击溃濒死的Berserker而不是放任它离开。

……

刚刚返回爱因兹贝伦的驻地,巨龙就不得不紧急迫降。

胀痛,仿佛身体整个都要从里面被撑开。

恶心,反胃,想要呕吐……但吐不出来。

来自于灵魂的作呕,那是容纳了一骑从者灵魂后源于本能的排斥。那是刚刚战败的Archer的灵魂,大量属于Archer的繁杂的记忆涌入,几乎要将尹莉雅身体撑开,要将尹莉雅原本的灵魂挤碎然后重新排列。

就像是还处在Caster的束缚中一般,在这种状态下她根本动用不了魔力,完全失去了作为魔术师的机能。

一骑从者都尚且如此,尹莉雅已经能够预见自己的结局,先是逐步失去行动能力,然后就是思考能力,估计等到容纳入第四、五骑从者之时,尹莉雅的灵魂会彻底被从者灵魂的残骸所掩埋,作为人类的机能全部停止,真正成为圣杯降临的容器。

她干呕了一会。等到晕眩感稍微缓解,她才扶住了Berserker残破的身体,不止是她,Berserker也已经到达了极限。

还好刚刚没有执意进攻,否则Berserker或许真的会Rider被击败。

令咒的红光顺着尹莉雅的手蔓延向了Berserker的身体,她又回想起了卡莲,那个修女最后看向她的眼神,她知道的太多了,或许得让Berserker把她先杀掉。

“抱歉哦,Berserker。”她摸了摸米奈歇尔垂下的脑袋,眼神却变得温柔:“明明你都死了一次了,但却只干掉了一个Archer。”

“但是我真的好害怕,不想那么早不能动……好奇怪,明明之前也没什么的,但现在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明天下 赘婿 升迁之路 武炼巅峰 人途 韩三千苏迎夏 帝霸 修罗武神 贴身兵皇 最强狂兵
相关推荐:
无限之贝利亚奥特曼海贼:名师凯多,在线教学为了成为英灵我只好在历史里搞事游戏王之王者之路英灵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