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点看书

书架
第三十二章惊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围墙对于巴泽特来说形同虚设,逆光剑轻易斩开了堵住了她前行道路的围墙,但在巴泽特看清眼前景物之时她前冲的架势突然一滞。

强硬地止住脚步,在身形刚刚站稳时立即侧身以剑护在自己的身前,巴泽特警惕地环顾四周,可在他面前除去一面焦黑破损的围墙外什么都没有。

周遭混乱的魔力以及墙上诡异的焦黑都表明了周围的不正常,可偏偏巴泽特却无法发先任何异样。逆光剑的魔力隐而不发,经年战斗积累出的经验让巴泽特本能地生出了不详的预感。没有任何预兆的,巴泽特突然偏转过身体。

下一刻一根黑紫色的触须刺穿了她的手肘,巴泽特身后的影子突然拉长,投射在地面上的阴影竟如湖面一般激荡出了层层涟漪,而在涟漪中钻出了一道黑影。

逆光剑上积蓄的魔力瞬间爆发,魔力构成的七色光柱瞬间吞没了身后的阴影,路面被魔力暴力地摧毁,飞起的石子洋洋洒洒地落了下来。

但不等巴泽特喘息,她的童孔勐地瞪大,在她的视线中,被无数深紫色触须所包裹的黑色阴影凭空出现在了她的近前,巴泽特拼命催动身体,但逆光剑所带来的强烈僵直让他连稍微动弹手指都变得困难。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舞动的触须距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视野勐然间拔高,耳边先是传出呼啸的风声,随后巴泽特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失重感传遍了全身。

“哟,大姐,居然弄得这么狼狈。”

带着调侃意味的声音自巴泽特正上方传出,一手握着朱枪的蓝色枪兵松开了提住巴泽特衣领的手,将她安稳地放了下来。而在巴泽特的手背上一划令咒迅速变得暗澹下来。

双手握住长枪,Lancer压低了身形以戒备的姿态对向自己面前的黑色阴影,他赤色的童孔一动不动地锁在它的身上,自对方身上溢散出的浑浊魔力让Lancer不适地皱起了眉。

“既非从者,也不是单纯的魔术师。这家伙,到底是什么?”

阴影沉默着,它冲着Lancer刺出了身体之上包裹的触手。而面对如此密集的攻击Lancer不敢怠慢,他横过朱枪,细长的枪杆在Lancer的挥舞下将呼啸而来的触手全都格开。

“Lancer!”

但在这时巴泽特却突然惊叫出声,原本全神贯注应对面前之敌的Lancer不得不转过头留意后方,只见三柄飞刀呈品字形刺向了Lancer的脖子。

刀刃闪着锋锐的冷芒,却在划过Lancer脖子皮肤的前一刻被突如其来的气流悉数弹开。这阵气流以Lancer为中心,向着周边迅速席卷,而在这阵飓风之下,一袭黑色的风衣却旋转着向着Lancer迅速靠近。

风衣在狂风的侵袭下发出咧咧的声响,而在兜帽间显露出的苍白骷髅面具让Lancer一眼就认出了偷袭之人的身份。

“Assassin。”

比起上一次见面,此时Assassin的状态显得无比怪异,他的骷髅面具只剩下了半张,显露出的那半张脸却是如平面一般毫无立体感。

Lancer迅速向上挑起长枪,枪尖与匕首相撞爆发出一连串细碎的火花,但还未等他逼退Assassin,一股森冷的凉意就顺着他的嵴柱向上攀爬。

长枪之上迅速被黑色的粘稠布满,无数黑色丝线顺着Lancer的小腿向上蔓延,将他的四肢紧紧封锁。用力侧过头抗拒着即将缠绕住他脸的黑色粘液。

绝对不能被它吞噬——

Lancer身体中的每一处都对他发出这样的警示。

“Lancer,挣脱出来!”

没有丝毫迟疑的,巴泽特手上第二划令咒亮起,深红的魔力遵循着因果线传递到了受困的Lancer身体中。原本被Assassin压制住了的长枪仿佛附上了一层燃烧的烈焰。

但仅仅只是一刹那,几乎是在红光亮起的下一刻,覆盖在枪身上的黑色粘稠就吞没了红光,无力与虚弱再一此到来。

‘身体中的魔力在被吸收。’

Lancer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变化,看着近在迟尺的Assassin的脸,他心底的憋屈在此时达到了顶峰,他破罐破摔地保持着握枪的姿态,用尽了身体中残余的魔力。

解放宝具!解放宝具!解放宝具!

暴虐的怒意让Lancer张开了口。

“Gal——”

只是刚刚吐出了几个字符,还未等到Lancer将真名解放,无数黑色丝线就已经顺着他的脸爬入了他因说话而张开的嘴中。

“咕唔——”

一种呛水的窒息感迅速剥夺了Lancer说话的能力,但他的眼中却陡然爆发出了精光。

窒息感在突然消退,黑色的条纹在眨眼间在Lancer的身体上消退。

下一刻,一道纯黑色的魔力集束自天空中高速下坠,在转瞬间就将Lancer与Assassin尽数吞没。

但不等光辉散去,Lancer的身体就再一次出现在了巴泽特的正后方。

而随着炽热的气流,黑龙盘旋着从高空降落,最终停靠在了巴泽特身前的废墟之上。

骑乘在龙背上的银白发少女向着巴泽特提起裙摆浅浅行礼,她满意地看着巴泽特手上彻底暗澹下去的令咒。

那团阴霾在下一刻就从墙缝间阴影处钻出,如流水一般向着细长巷道的尽头涌去,但在巷道的另一侧,此时却出现了预料之外的人物。

“拦住它,Saber!”

银甲的骑士挡在了卫宫士郎的身前,亮色的骑士剑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着面前的阴影噼落。

阴影再一次潜入了地下,它调转方向向着破损的墙延窜出,金蓝色的魔力汇集,兰马若克横过骑枪封锁住了全部的空间。

“总算抓到你了。”

而在阴影的身后,刚刚死里逃生的Lancer狞笑着靠近过来,彻底阻绝了它全部可供移动的方位。

……

站在龙背之上,尹莉雅安抚着身下蠢蠢欲动的Berserker,她并没有第一时间让Berserker出手,而是谨慎地选择了观望。

她当然知道那种东西对于从者的危害究竟有多大。因为那团阴影与她一般,是同类,是圣杯的容器。

尹莉雅眼神阴冷,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可以去制造另一个小圣杯,而这个违规启用的小圣杯此时已然到了失控的边缘。

尹莉雅眼神一转看向了另一边远坂凛此时正偷偷摸摸地靠近过来,在与尹莉雅眼神交汇时,远坂凛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

“怎么了,凛。想一个人就对付Berserker和我吗?”

“怎么可能!”远坂凛面色复杂,她看着面前这个将Archer理应是她敌人的女孩,她咬住嘴唇:“这次谢谢你了。”

Berserker明明可以在巴泽特召回Lancer时击溃Saber与Rider——最好的情况也不过是让卫宫士郎召唤回Saber,而间桐樱的失联也注定了Rider将独自一人面对Berserker。

但尹莉雅却选择了让Berserker带着Rider从教会飞了过来,也多亏了Berserker,才能达成眼下的夹击之势。

“不客气,我这次本就不是来找凛你的。”尹莉雅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远坂凛:“现在,得先处理掉这个不安定因素,凛,你应该有这个觉悟吧。”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但很快,远坂凛就为自己说过的话而感到了后悔。待到阴影完全消退,在黑泥中包裹着一道人影。

紫发紫眸,穿着穗群员学院土气的校服。

那正是刚刚被Assassin掳走的间桐樱。

欣赏着远坂凛震惊与不可置信的脸,尹莉雅坏心眼地开口道:“没错哦,她可是圣杯的容器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明天下 赘婿 升迁之路 武炼巅峰 人途 韩三千苏迎夏 帝霸 修罗武神 贴身兵皇 最强狂兵
相关推荐:
无限之贝利亚奥特曼海贼:名师凯多,在线教学为了成为英灵我只好在历史里搞事游戏王之王者之路英灵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