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点看书

书架
176章 与君歌一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击鼓的正是许舒,钟甄并不知道眼前立着的就是许舒,可他从骨子里不喜欢这有人比自己还能装。

一曲将军令,矫矫如雷跃,铎铎如鸣金,一扫全场颓然。

观礼台上的大胡子提调官刘乾高声喊道,“陈兄,鼓声如雷,岂能无歌?”

“有!”

“歌来!”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冬冬冬……”

将进酒不愧千百年不衰的名篇,头两句便先声夺人,所有人皆精神一震,刹那间,都看向许舒。

“……冬冬冬,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冬冬冬……”

“壮哉!壮哉!”

刘乾高声痛呼,持壶痛饮。

“……冬冬冬,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冬冬冬……”

歌声和着鼓声,如千金万马席卷全场。

此句一出,便连叫好的刘乾也傻眼了。

随着歌意的演进,场上气氛越来越炽烈。

那一句句脍炙人口的名言,如一杯杯烈酒,点燃无数肝胆。

以许舒如今的文学造诣,结合这个世界的历史,化用原作中的典故,简直信手拈来。

“……冬冬冬,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冬!”

许舒面上豪情万丈,暗里却尴尬得脚趾都快把鞋给挠破了。

主要是满场鸦雀无声,许舒生怕强行装叉,装成傻叉。

无奈,他目光只好瞥向秦冰,希望秦冰给点反馈。

岂料,秦冰一张玉脸宛若冰凋,整个人完全呆住了。

许舒暗道,“莫非装叉装成了傻叉?”

忽地,大胡子提调官开始鼓掌,顿时,掌声如潮水席卷而来,间或夹杂着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此诚未曾问世的名篇啊。”

“难道是此君新作?如斯盛会,张口而来,这得要多么可怖的捷才啊。”

“这不可能,文风极为复古,多半是从哪个残章中抄录出来的?”

“这回阁下可料错了,此君适才参加雅集,填补了这些句子,且听好了……”

随着如潮的议论声,霎时,许舒成了全场最耀眼的明星。

左群峰更是快步从观礼台走下,来到许舒身边,热情地邀请许舒登上观礼台。

许舒一首将进酒出,将宴会厅气氛完全引爆。

而在此之前,一场袭杀,满地血腥,已将寿诞应有的祥和喜庆冲刷殆尽。

可以说,许舒的一首将进酒,不仅挽救了场间的气氛,也间接挽救了整场寿宴。

上得观礼台,许舒言笑无忌,谈吐潇洒,又有大胡子提调官刘乾为他引荐,他迅速成为全场焦点。

秦冰痴痴盯着许舒,怎么看也觉不够,以前只觉得这家伙智勇双全,英俊潇洒,今天以后,恐怕又得加上个“文采风流”了。

联想到苏柠给自己来信中写的:如此无双公子,你再矜持下去,我不来抢,你敢保证没有别的妖女来抢?

秦冰正芳心暗愁,蒋池不知何时凑到近前,悠悠道,“秦师妹,莫非忘了我们此来,到底为何?

姓陈的一看便是斯文败类,这样的人,在咱们老家根本就排不上号,不知秦师妹到底看中他什么。”

强烈的嫉妒已经让蒋池面目全非。

换作平时,他对秦冰自是千依百顺,只唯恐慢待佳人。

可如今,秦冰对姓陈的表现出的仰慕,瞎眼可见,蒋池几乎嫉妒成狂。

“……不说别人,论姿容,风度,宗门联合会多少俊秀,哪个不远胜姓陈的,许小姐,你的眼光何时堕落成这般模样?”

蒋池痛心疾首。

秦冰轻哼一声,“蒋先生,有事没事儿,没事儿干,可以自去喝酒,吃东西。宗门大事,你忘了,我可没忘。”

蒋池眸光一转,低声道,“莫非师妹和这姓陈的达成了合作?我说着小子削尖脑袋,也要往左群峰跟前凑,敢情是另有图谋。”

秦冰心中剧震,面色如常,“如果他真是为杀黄达发而来,那咱们倒省心了,师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咱们的合作,是以我为主。

倘若师兄不肯遵守这一条,咱们的合作到此为止。”

一听秦冰称呼师兄,蒋池心神荡漾,轻声道,“自然,自然全依师妹。”

秦冰不再说话,心中却打起了鼓。

连蒋池都能猜到许舒接近左群峰是另有图谋,以左群峰的老辣,难道就看不透这一点?

秦冰越发觉得许舒的神来之笔,不是什么好主意。

观礼台上,许舒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新身份,他唱和往来,满座皆服。

时下,文艺界虽已呈百花齐放的状态,新技术衍生的新艺术,比如有声电影,新式歌剧,一经推出,便风靡世界。

其他的绘画,歌曲,乐器,新式散文诗等等艺术形式,也都得到极大发展。

但真正能登堂入室,成为艺术皇冠上那颗最璀璨明珠的,只有旧体诗词。

原因无他,当今世界,大秦是最顶级的国家,号称人类灯塔。

大秦宫廷最青睐的艺术形式,自然而然成为大秦这个国度最青睐的艺术形式。

而大秦对全世界都是文化输出的姿态,大秦宫廷最钟爱的旧体诗词,自然成了全世界公认的最顶级艺术。

不单海东受周字影响甚深的各国,皆诵读旧体诗词。

便连不同文字的海西各国的上流阶层,也都能熟读大秦典章,诵读旧体诗词经典。

而大秦上流阶层时时举办的雅集,更是将这种旧体诗词歌赋迅速地推广向了全世界。

在春申时,许舒并未参加过雅集,主要精力全在修炼上,也不曾关注当今最为高雅且流行的文艺形式。

直到此刻,许舒参与到和众人的唱和,他才意识到一直以来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空拥宝山。

观礼台上,许舒谈吐风雅,出口成章,便连最挑剔的人,也不得不叹服他在旧体诗歌上的天赋。

一时间,许舒收获无数青睐目光,唯独钟甄面色冷峻,立在角落,不发一言。

然而,许舒却没漏过钟甄,借着大胡子刘乾作伐,半是认真半开玩笑地将钟甄在先前的雅集上,赌输于他,欠他一个承诺的事儿当众道出。

钟甄气得险些咬碎银牙,却也不能反驳许舒。

左群峰则充当了完美主家的身份,含笑照应着全场,任由许舒成为全场中心。

无人察觉他锐利的目光,已数次在许舒背嵴凝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三寸人间 恐慌沸腾 修罗武神 逆天邪神 万古神帝 升迁之路 赘婿 圣墟 韩三千苏迎夏
相关推荐:
捡个徒弟去双修桃君淘心:仙君,双修吧!高武纪元大宋有种大魏芳华